井早智代專訪 / 從圖博人到鄭南榕 井早智代的政治藝術之路

2019年4 月04日

 

文/傅智恒(自由路上藝術節志工)

創作時需要絕對的安靜與專注,但私底下總是笑臉迎人,時而買咖啡、時而買甜點請客,甚至分享自己親手煮的飯菜,這就是應好民文化行動協會之邀來到台灣,為鄭南榕事件創作的加拿大籍日裔藝術家井早智代。

井早智代以描述圖博人自焚主題的藝術創作聞名,過去亦曾因此來到交通大學展出「來自德蘭薩拉的圖畫」,這樣的一位藝術家,為何如此關心人權,總以政治題材為創作主題呢?

井早笑了笑說:「這是我媽媽逼我的。」

 

自小政治啟蒙 為創作游牧世界
 

井早智代出生在原為漁村的日本三重縣津市,該地區既有山亦有海,南方以海鮮聞名,北方山區出產牛肉,這樣純樸的區域,卻孕育出關心人權的藝術家,一切都是因為井早有一位關心社會正義的母親。井早的母親是一位圖書館員,因此井早自小就被母親要求閱讀各種書籍,關於日本入侵、殖民他國的歷史,對井早來說並不陌生,井早回憶自己國中時曾經獨自在家,看著關於滿州國的書籍,上面記載了日本731部隊強迫當地人做人體實驗的可怕事件,「書上面還有附圖片」,雖然感到害怕,井早卻無法停止翻閱,直到全部看完之後,身體竟然不聽使喚,「連站都站不起來」,只好一直跪著等家人回來。

政治啟蒙雖早,但其後井早全心投入在藝術創作,並開始有了和世界接觸的經驗。高中時井早曾經到美國當交換學生一年,後來井早獲得獎學金前往加拿大,當時已有許多藝術創作,但卻也因為獎學金身分無法工作,後來才移民到加拿大,並獲取了加拿大政府的資金贊助,也是因此,井早於2005年到印度駐村,辦展覽、工作坊或教學,至今已去了印度19次。井早說,因為這樣的經歷,讓她的朋友稱呼她為「游牧民」,但井早之所以甘於當這樣的藝術「游牧民」,轉捩點在2012年。

 

不捨圖博人自焚 以藝術發聲
 

井早在印度駐村時,便和當地的西藏難民營有所接觸,透過圖博老爺爺、老奶奶的分享,知悉2008年圖博人抗議時,遭到中國政府的暴力鎮壓,雖然感到悲痛,但尚未以此進行創作。直到2012年時,她在印度一家咖啡廳,臨時起意上網搜尋圖博的新聞,發現又有圖博人自焚事件,當下她的手不住的發抖,她感到既傷心又悲憤,於是她立刻回到工作室,畫下一個半紅半白的人像,象徵著犧牲也意味脫離苦痛,於是井早放棄了當年預定的加拿大教職工作,決心為藏人發聲。自此井早便不斷有圖博議題的藝術創作,每遇到一次自焚事件,便創作一次,至今已有160件創作。

對井早智代來說,正是因為圖博人自焚事件促使了她進行政治題材的藝術創作,並且也在自己的Facebook以及blog分享,她不斷反思:為什麼藏人會受到這樣的不公對待?自己又憑什麼活得這麼舒服?因此自己的個性雖然相當害羞、內向,卻也必須試著勇敢起來,面對這些令人不忍卒睹的事件,而面對的方式就是不斷為其創作、發聲,希望世人不要無視或遺忘。

 

視人類為共生關係 祈願和平到來
 

相對來說,這次她為鄭南榕創作也是基於同樣的理由。早先,她並不知道戰後台灣關於二二八、白色恐怖的歷史,然而當她知曉這些事件,立刻就讓她連接到過去接觸的圖博議題,特別是鄭南榕所說:「國民黨只能抓到我的屍體,不能抓到我的人」。她認為藏人也是如此,身軀可以犧牲,但心並不能被奪走,但台灣人現今解嚴已過三十年,將民主、自由視為理所當然,她希望能藉由自己的畫作提醒台灣人,民主、自由其實得來不易。最後,井早表示,她的創作其實希望表達的核心概念是:「縱然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但其實也是互相依存的」,因此戰爭自然必須避免,而和平就是她最至高無上的祈願。
 


 

翻譯校稿|常虹(自由路上藝術節志工)

好民推薦

好民文化行動邀請到長期關切人權、廢死、性平議題的陳文珊教授,分享第一線在香港的資訊與觀察。究竟宗教與民主之間的關係為何?宗教與人權等普世價值間的拉鋸該如何平衡?在多元化的社會,宗教又該以何種角色涉入政治?邀請您一起思索。

––––––– 講座資訊 ––––––––

時間: 12月12日(四)晚上19:00-21:00
主講:陳文珊(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客座助理教授)
與談:溫宗翰(民俗亂彈執行編輯)
地點:好民文化行動(台中市西區民權路53巷10號)
報名:https://pse.is/N8VLZ,座位有限敬請提前報名。

#好民撐香港
#流水革命
#反送中運動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