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座側記】身體自由的追尋:《假如我是一隻海燕》蔡瑞月與現代舞的故事

2020年3 月29日

屬於台派的藝術節|2020自由路上藝術節
【講座】身體自由的追尋:《假如我是一隻海燕》蔡瑞月與現代舞的故事
 

不知道大家是否曾經思考過,自己願意為自由付出多大的代價?

在那個沒有自由的年代
我們的身體是政府的
思想是政府的
時間是政府的
一顰一笑是政府的
行走坐臥都是政府的
我們的自由全是政府的籌碼
而政府的籌碼全都是我們台灣人的血與淚

如果是我,願意用40年與愛侶的分離、3年的牢獄時光,並伴隨著往後人生無窮無盡的監視與不公來換取一份自由嗎?

本次藝術節講座系列講座,我們邀請到《假如我是一隻海燕》一書作者林巧棠以及複雜生活節發起人許皓甯擔任主持,作者經年與蔡瑞月文化基金會合作研究蔡瑞月與現代舞交織的故事,在現場為我們攤開台灣現代舞者蔡瑞月女士令人動容的生命故事。

蔡瑞月生長於戒嚴時期的台灣,當時因為出於好奇心,偷偷地跑去看了當時被視為不入流的「現代舞」的演出,殊不知這一看便深深為之吸引,進而萌生了學舞的志向。在那個年代,跳舞被視為一種風俗業行為,舞小姐、舞女就是對當時在酒店裡頭提供坐檯服務的女性工作者最具標籤化的稱呼。因此在當時學習現代舞是多麼前衛的事,父親雖不捨愛女遠赴日本學舞,卻也全力支持她的追求,在彼時,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事。

從日本學成歸國的蔡瑞月很快地就收到了演出的邀約,在舞壇上甫亮相便引起熱烈迴響,邀約演出一場接著一場,也在眾人的呼聲中開辦了台南第一間的舞蹈社。後來在一場演出之中認識了當時在交響樂團擔任編審的詩人雷石榆,同時他也是台大任職的教師,兩人相識即相戀並迅速結為連理。主持人提到雷石榆曾寫過一首詩《假如我是一隻海燕》送給蔡瑞月,詩中將愛侶比喻為剪破一個又一個巨浪的海燕,在狂風暴雨中恣意翱翔,似乎就像是預示著蔡瑞月的人生一般,面對命運的巨浪被迫與愛侶分開、自己被捕入獄三年、丈夫則遭判流放分離40個年頭。

蔡瑞月的坎坷經歷得從兩位香港學生說起,他們是來自香港的中學教師,飄洋過海來到台灣學舞,蔡瑞月被其誠意所感動,因此無不傾囊相授。後來待他們回到香港後,極力的邀請蔡瑞月來港授課,並且已經安排好所有的教室、學生…等事宜,只要老師人來隨時都可以開始。當時台灣的時局相當動盪,許多知識份子都遭到拘捕,這邀請具有相當大的誘因,於是夫妻倆決定動身前往香港定居,卻在啟程前一週再次收到來自香港學生的明信片。明信片上內容不但與遷居事宜無關,還寫上了當時國民政府眼中的敏感字句「人民感謝你的付出」云云,這無非是陷蔡瑞月夫婦於險境,即使在回信中極力澄清卻也無力回天,自此雷石榆被國民政府逮捕入監,在國民黨軍法處(今西門町獅子林大樓)審訊後遭判流放,而蔡瑞月則在日後被關入監獄三年,就此夫妻分離。

在獄中的蔡瑞月並沒有停止創作,反而教起獄友們跳舞,單人舞、雙人舞…等,也編排了許多舞碼像是《母親的呼喚》、《嫦娥奔月》,尤以《母親的呼喚》感動了無數觀眾,主持人提到當時在獄中表演這齣舞碼時,台下軍官還對著蔡瑞月說道:「你把痛苦的母親演繹得很好。」聽在耳裡格外刺耳。即使在後來出獄,隨時也都有人在監視著她,她的生活起居都被嚴密監控,蔡瑞月的日子並沒有更加好過,反而像是走入一方更大的監獄之中。

蔡瑞月很快地重拾起舞蹈創作,在出獄後編排了台灣第一隻的人權舞蹈《傀儡上陣》,這齣舞碼是由雙人演繹,像是操偶者控制著一個母親傀儡,每當母親接近自己的孩子時,就會被操偶者硬生拉回,只有當母親在午夜夢迴時,才能在夢中找回那搖晃嬰孩的臂膀與靈魂,十分撼動人心。在日後,蔡瑞月也編著了許多作品,其中一齣由兒子雷大鵬擔任主角、馬思聰作曲的《晚霞》,籌備了八年的時間,卻在演出前兩個月「被退出」演出團隊。原因是國民黨的文工會介入,當時國民黨在中國地區的失敗檢討中,其一就是未能凝聚民心,因此效仿共產黨的樣板劇,要以藝術凝聚民心,就此大舉以文工會之名染指無數藝文創作。想起當時開會的場景蔡瑞月說:「我跟兒子、媳婦都一起去開會,但那個會開到我們前面就結束了。」不讓蔡瑞月參與討論的意圖相當明顯,甚至文工會擅自邀請國立藝術專科學校(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接手。在最後一次開會後,隔天報紙上登了「蔡瑞月與雷大鵬退出陣容」斗大的字樣,這才知道被退出了團隊,劇名也被改為《龍宮奇緣》,最後蔡瑞月收到一張十萬元的支票,此事無疾而終。

這樣的事件在蔡瑞月的身上數不勝數,蔡瑞月著名的編舞《苗女弄杯》最後也遭張冠李戴成了他人的獲獎作品,雖心有不甘,卻也只能吞下。後來的蔡瑞月移民澳洲,當時拿到良民證的她潸然淚下,入獄的那段紀錄已不復存在,為了追尋身體的自由,蔡瑞月窮盡一生的時間來尋求,出獄時蔡瑞月問:「為什麼要抓我?」獄卒告訴她:「思想動搖」。

側記:鄒尚恆 / #2020自由路上藝術節志工
攝影:廖家瑞

講座直播

所屬好民思塾: 

好民推薦

『自由路上,是大家一起走出來的。』

.​

「自由路上,是大家一起走出來的。」

每年的自由路上招募而來的志工團隊,一直是自由路上的鼎力助手。

今年,依然有不少新面孔加入;志工夥伴依然帶著他們的熱血及創意,發想出各種好玩又有趣的系列活動,讓大家以輕鬆的角度,切入威權歷史,使那段不願被想起的過去,再以不同的風貌重現在我們的眼前,讓我們更珍惜現在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

曾經參加自由路上的民眾給我們的回饋,也都是支持我們持續舉辦的動力之一;更不用說每年挹注自由路上募資,讓我們能夠邀請樂團、短講者,來延續這條路的每個你們。​

今年,自由路上以〈有影_知影〉為主題,希望每個看到、來到自由路上的你,參加自由路上藝術節後,我們成為「有影有知影」的人,踏出認識台灣的第一步,成為台派好夥伴,做伙堅定地走在自由路上。

2024自由路上,我們持續一起走。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